天价“长寿药”的真面目:与多吃蔬菜水果效果相当

年终“双11”“双12”电商大促销中,号称抗衰逆龄的“长寿药”又被热炒,不仅进入叮当快药等医药电商平台销售,还在今日头条等平台大举投放广告。“哈佛教授研发”“李嘉诚天天吃”“突破生命极限”等极具诱惑力的宣传语让不少人深信不疑。

 

  但记者调查获悉,所谓“长寿药”的功效完全没有临床数据支撑,目前只能算是一种膳食补充剂。“与多吃蔬菜水果效果相当,老年朋友千万别轻信。”多位专业人士提醒。

 

天价“长寿药”的真面目:与多吃蔬菜水果效果相当第1张

新华社资料图

 

  现象60粒“长寿药”能卖2.2万元

 

  保健品行业概念每年换,热点随时炒。新晋成为网红的“长寿药”,以β-烟酰胺单核苷酸(简称NMN)为主要成分,自称是能够延缓并抗衰老的“长寿基因药”。

 

  在京东上,规格为150毫克*60粒,标注着日本进口新兴和品牌的β-烟酰胺单核苷酸一瓶要卖到22588元,相当于吃一粒要花近400元;而在天猫上,美国PipingRock品牌的类似产品也卖到了14994元。

 

  记者注意到,目前在实体商超基本难觅“长寿药”踪影,网上电商平台成了其最主要的销售渠道。此外,这类产品也登陆了叮当快药等医药电商平台,其广告也进入了今日头条等平台。

 

  令人咋舌的是,各种营销攻势下,“长寿药”颇受追捧,相关单品的月销售额动辄达到数百万元。

 

  以天猫平台为例,其显示奈力士食品旗舰店销售的“双12”活动价2980元的一款NMN产品月成交1751笔,月销售额已突破520万元;活动价4009元的艾沐茵品牌NMN产品这一产品月成交531笔,相当于月销售超过200万元;新兴和品牌售价22588元的NMN产品月成交量也有81笔,其月销售额已高于180万元。

 

  调查高价药低成本“宰人”没商量

 

  一粒要花近400元,如此金贵的β-烟酰胺单核苷酸产品,是否真的成本高昂呢?

 

  记者在1688采购批发网等批发类平台发现,搜索β-烟酰胺单核苷酸,其中不乏95元100克/袋,或者560元500克/袋的厂家直销价。相比电商平台上动辄几千块上万元一瓶的天价,这些真可谓是地板价。一家生物医药科技公司的销售经理告诉记者,该公司β-烟酰胺单核苷酸目前的批发价是800元1公斤。

 

  低成本高利润,动辄月销数百万元之巨的“长寿药”,显然成了商家眼中的“唐僧肉”。

 

  质疑“长寿药”真实身份疑点多

 

  到底是药品还是保健品?“长寿药”的真实身份至今存疑。

 

  一家国家级药物研究所研究员文女士向记者介绍,对于药物来说,必须有确切的临床试验数据,去证明它具有某些实际的临床功效。然而从现阶段来看,尚未发现有国内外各界公认的相关人体临床实验数据。

 

  记者从一名药监部门工作人员证实,无论国产药还是进口药,在国家药监局网站均可查到。然而记者搜索发现找不到任何关于β-烟酰胺单核苷酸、NMN或长寿药的相关药品。显然,“长寿药”并不是我国承认的药品。

 

  中国保健协会秘书长徐华锋向记者介绍,NMN在国内尚不在食品原料或添加剂名录中,把它用于生产保健食品,从最严格意义来说并不完全合规。他表示,目前NMN类产品在国内声称自己是药或保健品其实都不完全合规。即使在美国、日本,它也只是被归类为国外的一种膳食补充剂。

 

  值得注意的是,膳食补充剂这一说法也是个舶来品。美国食药监局公布了《膳食补充剂健康与教育法》,对膳食补充剂作出规定,它可能含有一种或多种膳食成分,是一种用以增加每日总摄入量来补充膳食的食物成分。换言之,其更接近于食物。而我国在此方面规定尚不足够明确。

 

  “一些企业想将NMN用于膳食补充剂或保健食品,就会将NMN原料出口,在国外制造为成品后,再通过跨境电商渠道,回流国内市场。”徐华锋说。

 

  记者也注意到,近期上市公司厦门金达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中披露,其美国子公司DRB上架销售了β-烟酰胺单核苷酸产品,但DRB并未对该产品实际效用进行明确承诺,且已明确提示该产品不用于诊断、治疗、治愈或预防任何疾病。

 

  北京工商大学食品与健康学院教授李健向记者表示,β-烟酰胺单核苷酸只是一种具有潜在价值可以延缓衰老的物质,相关药品、保健品未正式得到我国监管部门的批准,消费者选择时务必多加注意。

 

  揭露“诺奖成果”是营销手段

 

  荣获诺贝尔奖的约翰·伯特兰·格登、汉斯·冯奥伊勒、奥托沃伯格……在各种“长寿药”铺天盖地的广告中,这些诺奖得主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曾因针对β-烟酰胺单核苷酸或NAD等相关研究获奖,而他们竟然也都成了“长寿药”的“代言人”。

 

  然而记者也发现,汉斯·冯奥伊勒获得的是1929年诺贝尔生物学,奥托沃伯格则是在1931年获得的诺贝尔奖,与现在的长寿药显然没有直接联系。而相对年轻的约翰·伯特兰·格登,记者并未查到其与某些具体长寿药品牌签约代言或授权使用相关研究成果的记录。

 

  一家名为基因港的NMN生产商自称,公司生产的该产品已被哈佛实验室选用为研究原料,其与哈佛大学教授辛克莱也展开合作,并采用了哈佛大学的相关技术。

 

  记者就此向该公司客服求证,工作人员回应,具体涉及哈佛哪个实验室以及与哈佛方面和辛克莱教授的具体签约内容都属于该公司隐私,不能予以提供。

 

  而在哈佛大学官网,虽然有辛克莱教授的详细介绍,但资料中提及的他参与投资的企业,并无基因港这家香港公司。

 

  基因港官网上还自称,在最近的京东营养保健品“双12”销售中,其NMN产品销量排名第一。

 

  不过京东方面回应称,这一排名只是保健品店铺整体销量排名,其中包括各类相关产品。京东从未就NMN产品销量做过单独统计,所谓其再夺NMN行业第一的说法有蹭“双12”热点之嫌。

 

  整治部分“长寿药”已经从电商下架

 

  “无论国外是否已批准了NMN的相关产品,其在国内销售和发布广告时,必须遵守我国的法律。”中国政法大学法商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孙选中向记者说,“NMN相关产品在国内销售时采用‘长寿基因药’等带有药物含义的说法,或借此进行诱导性宣传,无疑是不合规的做法。”

 

  记者随后致电天猫与京东方面相关负责人,两家电商平台对此问题非常重视,并立即进行了整改。

 

  天猫方面有关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接到相关反馈后,该平台第一时间进行排查,发现确有个别商家涉嫌违规。目前,该平台已根据相关规则对其予以处罚。对于此类违规行为,该平台今后将发现一例处理一例绝不容情。同时,天猫也鼓励消费者在发现这类违规商品时,积极向该平台进行举报。

 

  京东方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平台第一时间进行了全面排查,发现确有个别商家涉嫌违规。目前,京东已依据相关规则对商家进行了严重警告,同时屏蔽了相关涉嫌夸大宣传的搜索词。后续该平台将针对此类情况继续加大监管力度,坚决杜绝虚假或夸大宣传现象发生。一旦发现,都将一律按照该平台相关规则进行严厉处罚。

 

  目前,在天猫与京东上搜索“长寿药”这一关键词,已无法搜索出任何NMN相关产品。在通过具体某些品牌名称搜索到的NMN相关产品,其基本也都去掉了涉及“药”字的相关描述。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与一家“长寿药”经销商“聚欧品海外旗舰店”客服对话时,对于长寿药是否经过我国相关政府部门审批的问题,其表示暂时只经过了报关审核。

 

  随后记者也从多个相关部门获悉,目前针对“长寿药”有关产品,国内尚未展开专项检查。不仅如此,国外的膳食补充剂进入国内市场后,暂时也并没有纳入到我国保健品的监管范围。显然,面对热度不断提升的“长寿药”产品,相关监管力度仍有待提升。

上一篇:中国保健品行业环境怎么样?

下一篇:太阳神2020年度打低打假工作汇报

分享: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