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平台曝出传销“冻账”处罚,社交电商危机重重

此前被多家媒体质疑采用三级分销以及拉人头的模式发展会员的社交电商,如今被各地监管部门以涉嫌传销进行冻账处罚。这是继云集、花生日记以及未来集市涉嫌传销被罚之后,其他分销类社交电商弊端也逐渐开始显露并被监管部门查处。

 

斑马会员、淘小铺关联方相继涉传,千万资产遭冻结

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公示的一则行政裁定书显示,广州三帅六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帅六将”)、云数据(海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云数据”)、桐城金财汇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金财汇智”)、杭州心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心选电子”)共计超4400万元资产被申请冻结。

根据公开资料,三帅六将是淘小铺的首席战略合作运营商,为淘小铺提供模式咨询、品牌合作、渠道招商、社群运营、团队培训等服务,其本次被冻结资产为1000万元。心选电子则由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全资控股,为淘小铺项目供应链支持方,冻结资产约2606.9万元。云数据和金财汇智则是淘小铺的第三方代付平台,冻结资产分别为313万元、500万元。

至于上述公司资产被冻结的原因,该行政裁定书显示,滨州市滨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19年4月16日接到群众举报称,其在淘小铺注册店铺后,淘小铺的销售模式和佣金模式涉嫌传销。经调查,三帅六将在经营中涉嫌组织策划传销,违反了《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规定。该公司通过“淘小铺”App会员管理系统的组织人员、发展人员、计酬返利等一系列制度设计,组织策划传销活动。

微信图片_20200707183308.png

无独有偶,不久前,另一社交电商“斑马会员”相关公司也因涉嫌传销被法院冻结3000万元资产。

湖南省汉寿县人民法院对外披露的一起非诉保全行政裁定书显示,杭州迅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迅兰电商”)、杭州酷梨科技有限公司、广州云庭网络营销策划有限公司因涉嫌传销,各被冻结1000万元,合计冻结资金达3000万元。

其中,迅兰电商是社交电商平台“斑马会员”的主体公司。其官网信息显示,斑马会员是面向中国中产家庭推出的互联网超级权益会籍服务,为会员提供衣、食、住、行、购、娱、大健康等高品质权益服务。

两家社交电商平台在短时间内接连涉传,千万资产遭法院冻结,无疑让运营模式本就存在争议的社交电商再次陷入困境。

“去年,在企业、学者等多方面人事呼吁包容的同时,我们发现不同地区的监管部门对于社交电商是否涉传的理解还是存在着认识上的差异,因此一个更加明确、统一的监管标准是亟待加以明确的。”黄伟律师表示,社交电商企业一定要牢守几条发展红线,包括发展人员的层级数量、自身行为的欺诈性、产品定价是否合理以及产品质量是否合格等。

网传社交电商贝店被罚3000万元

7月2日,微博某大V爆料称:“内部消息,贝贝集团旗下会员制折扣商城‘贝店’涉嫌传销,被湖北荆门市场监管局处以3000万元罚款。疑似‘贝店’交纳1500万元罚款金额后,意图通过整改下架399元门槛费洗白上岸。”

微信图片_20200707183316.jpg

通过用户分享,达成流量裂变,实现高效率的货找人,“贝店”这一业务模式被不少用户质疑存在变相传销的情况。

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贝店”受到传销质疑的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门槛费,二是拉人头返利。

据悉,成为“贝店”的店主入门需要缴纳398元的“贝店”严选礼包。值得注意的是,消费者表示398元的礼包根本不值398元的价格。

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规定,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其次,“贝店”的宣传资料显示,销售贝店商品的佣金在10%-40%。但业内人士表示,大多数“贝店”店主并不是靠推广商品赚取返佣,而是活跃在各个社交媒体平台推广自己的“贝店”邀请码,以此来赚取所谓的“人头费”。

相关规范出台监管

微信图片_20200707183320.jpg

近年来社交电商迅猛发展,在过去5年保持126.7%的年复合增长率,艾瑞咨询预计未来几年将会持续在35.9%的年复合增长率,保持高速增长,在2022年占零售电商21.6%。传统电商企业也纷纷跑步入场。其中,电商巨头阿里重启“聚划算”回到社交电商这一赛道,京东则联合腾讯推出社交电商平台“京喜”。同时,贝贝集团推出品牌特卖平台“贝仓”,跨境电商洋码头启动会员制社交电商“全球优选”,并推出合伙人制度。

而在重重质疑和争议的背后,透露出社交电商的模式漏洞,进一步表明市场监管亟待加强。

在政策层面,国家工商总局、商务部、发改委等部门近年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行业发展,明确相关部门责任的同时为行业从业者合规化经营提供了参考依据,也为行业建立了正面形象。

而在今年两会期间,多位全国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也针对社交电商提出议案,集中在打击假货、相关监管机制、加强审核等层面。

在监管方面,全国政协委员、合兴集团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洪明基就提出,政府应严格区分社交电商与违法传销行为的法律界定,消除社交电商监管灰色地带。对此,他建议更新相关法律法规,明确社交电商经营的法律“高压线”,防止分销转为传销,同时推动《社交电商经营规范》尽快出台。

对于平台本身,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马恺浓指出,社交电商通过“拉人头”模式快速大量获取用户,是平台资源的原始积累过程,但是当原始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后,明智的企业势必会改变单纯“拉人头”的增长方式,并不断规范自己的运营模式以达到合规。

文章来源:新零售观察网

上一篇:酥咔陈缙洁:承载着爱,奔向未来!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